特立与长沙师范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特立一生 > 特立与长沙师范

建国后徐特立回长沙师范的时间考证

发布时间:2019-12-16 03:41 作者:徐特立纪念馆 浏览量:

      1912年,徐特立创办了长沙县立师范学校(今长沙师范学院前身)。期间,他呕心沥血、苦心经营。既当校长,又兼教员、校工;聘请了朱剑凡、杨昌济、辛树帜、易培基、方维夏等学者名流和革命志士来校任教,铸就了长师优良传统。他提出“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鼓励学生关心时事、投身革命,培养了田汉、许光达、廖沫沙、刘英等一大批杰出人才。

      1967年,曾任长沙县立师范国文教员的周世钊在北京徐特立家中借住。在西单堂子胡同的两个月中,周世钊发现此时的徐老记忆力衰退,有时连一些很熟的人都记不得了。但是一提起毛泽东,他却记得很清楚,尤其对荷花池这个地方,对长沙师范这所学校,更是念念不忘。由于将长师视为一生中最为骄傲和牵挂的事业,徐老始终关注学校建设发展,对学校寄予厚望。建国后,徐老虽身居北京,年事已高且政务繁多,仍多次亲临学校视察,给予学校亲切关怀。

      但建国后徐老到底回过长师几次,具体是哪一年甚至哪月哪日,至今没有定论。长沙师范曾以学校的名义先后发表过多篇全面介绍徐老和学校关联的文章,如《徐特立同志的光辉一生》,《光荣伟大的革命一生》,《我们的老校长徐特立同志》,以及《一代宗师教育魂人民教育奠基人——徐老创办长沙师范和长沙女师》,对徐老回长师的这一重要史实也陈述得较为零散,没有进行系统、明晰的梳理。

      在长沙师范学院的校史馆,笔者也只见到一个总体介绍,“建国后,徐特立虽然身居北京,年事已高且政务繁多,但始终关注长沙师范学校,先后于1953年、1955年、1956年、1958年、1961年、1963年、1964年、1965年、1966年九次回校视察指导,对学校寄予殷切厚望。”于是,笔者以之为索引,展开了进一步考证。

 

第一次:1953年6月19日,确证

      建国后,徐老第一次回湖南是1952年春,但徐老首次回长师却到了1953年,在《徐特立同志的光辉一生》等文章中都有详细记录。“那是6月19日,一个晴朗的日子里,绿树掩映的校园中,一群群天真活泼的女学生在唱歌跳舞,突然一位年过古稀、精神矍铄的老人走进校门,来到学生之中。他慈祥地微笑着频频招手,亲切问候,人们立即认出来了,这是我们的老校长徐老回来了!在学校礼堂,徐老对师生讲话,说:‘我们是开路先锋,也是建设祖国各种战斗打头阵的人。责任很大,困难很多,我们必须多吃苦、多耐劳。’”当天留存的照片上,标有“欢迎徐老,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九日徐老返校与全体师生工友合影”字样,这就是确证了。

 

第二次:1955年5月,确证

      在《徐特立同志的光辉一生》等文章中对徐老第二次回校也作有详细记录。“1955年5月,正当校园里丹桂飘香的时候,我们的老校长又健步来到学校。他深入课堂听课,走进办公室和教师交谈。在师生座谈会上,他听取了解师生的工作、学习情况后,有的放矢地给大家作了一次报告,鼓励师生忠诚党的教育事业,遵循毛泽东同志制定的教育方针办学。”

 

第三次:1956年6月,确证

      徐老第三次回校是在1956年。《徐特立年谱(1952-1958)》中记载的时间是6月,徐特立回长沙师范视察指导工作,并强调:“教学方法,技能技巧,是在实际工作中不断学习、不断积累的,也是不断改进的……要紧的是学好基础知识,要在学生的基础知识上下功夫!”这个时间的史实源自哪里,不得而知。《异乎寻常的关怀和爱护——徐特立在湖南一师》一文所述或可旁证:“1956年6月,一师已从左家垅迁回书院坪。徐老来到学校,察看了校园环境,与师生见了面。”此文表明,当年6月徐特立确实回了湘,既然到了一师,那到自己创办的长师视察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徐特立同志的光辉一生》等文章中还记录了这样一段史料。有一年,徐老回湘住在省委接待处。一天早上,独自徒步,经由小吴门走到荷花池,兴致勃勃地走进语文教研组和大家研究教学问题。教师们你一句我一句,谈论十分热烈,大家要求徐老发表意见。徐老思索了一会儿,说:“学生要把语文这门课学好,要诀在于教师讲得透。”他以自己丰富的经验,拿“飞”和“翔”两字为例,演示教师怎样才能讲得准确和透彻。他摊开两手,一边表演“飞”和“翔”的姿态,一边生动地说“飞”是鸟类及某些昆虫在空中拍翅行动;“翔”则是张翅回旋而飞。徐老还谈到:“讲透一篇文章一个词语,必须以教师深广的知识作背景,才有可能引导学生探取课文的思想内容,掌握其艺术形式。”他的随行人员不知道徐老到什么地方去了,到处联系,后来探知徐老到了荷花池,才接他回省委。从《徐特立年谱(1952-1958)》文中所述视察场景和讲话内容看,两者基本吻合,可以得出,这个“有一年”,应该就是1956年。

 

第四次:1957年1月,存疑

      1957年的2月1日,是徐老八十寿辰。《徐特立年谱(1952-1958)》中说,“1957年1月,徐老为避免北京同志的祝寿,提早离京赴湘,出席湖南省人民代表大会。与部分在长沙从事教育工作的老学生座谈。参观湖南第一师范校史陈列馆,视察长沙师范学校。”《异乎寻常的关怀和爱护——徐特立在湖南一师》文中显示,“1957年冬(据查,当年1月正是农历的十二月),徐老由湖南省委蓉园招待所,兴高采烈地来到一师,参观校史陈列室。”也就是说,徐老当年参观湖南第一师范校史陈列馆,有据可查。但是否视察了长沙师范,参看《我们的师表》中所述:“长沙方面知道徐老生日的学生也很多,建议设宴、茶叙,以表欢庆,都被拒绝……最后徐老同意在生日的前一天,借荷花池长沙女子师范学校集合一部分老学生,举行一次教育座谈。大家正在等待这天的到来,但不久得到他秘书的通知,说徐老因事赴广州去了。”后来,徐老在长沙至广州的火车上,用简单的两碗寿面度过80岁生日。也就是说,拟于寿辰前夕在长沙女子师范学校举行的教育座谈因徐老提前离湘而没有举行。但参观湖南第一师范校史陈列馆前后,是否视察过长沙师范学校,有待进一步考证。

 

第五次:1958年11-12月间,确证

      徐老再一次回校是1958年。《徐特立年谱(1952-1958)》记载,“11月15日,徐老到株洲塑料厂、工业专科学校、铁道学院、汽车修配厂、轴承厂、六〇一厂、三三一厂和市二中等单位视察工作。从株洲返回,视察长沙师范。”《徐特立与五美学校》对这次徐特立返湘也有记载,“1958年12月23日,徐特立再次视察了五美学校,师生们列队欢迎他,徐待立致了祝颂之词,祝同学们学习好,劳动好,身体好,感谢老师们教导好。虽然视察时间很短,但他还听取了教学工作汇报,察看了学生的教室、宿舍。最后还与部分师生合影留念。”徐老先到株洲等工厂、长沙师范学校等视察,再回到家乡五美看看,不管是时间上还是情感上都能吻合。

 

第六次:1960年2月11日,确证

      至于长师校史馆显示的1961年徐老回长师,没有找到任何资料。但是笔者却找到了徐老1960年回长师的资料,即三张合影照片。一张大合影是与在校师生的大合影,上面标有“1960年2月11日,徐、谢老莅临指示工作留影。”另一张是徐特立、谢觉哉、谢觉哉夫人王定国、徐老秘书徐乾、时任长师校长姜国仁5人的小合影。《谢觉哉传》前几页的扉页上,也印有“1960年谢觉哉与徐特立一起视察湖南”的工作照。此外,《徐特立与宁乡师范》也记载了1960年徐老回长沙的事实,“2月8日,他偕同大革命前夕曾在宁乡师范当过教员、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谢觉哉到宁乡师范视察来了。”综合以上史料可以确定,长师校史馆中显示1961年徐老回长师的时间是有误的,确切的时间应该是1960年2月11日。

 

第七次:1962年12月4日,确证

     《徐特立年谱(1959-1968)》对徐老1962年回长师作了记载,“12月4日,徐老函复湖南第一师范李济源及一七〇班师生,勉励师生取得更大的进步。冬,与谢觉哉一道回湖南视察长沙师范学校。”《异乎寻常的关怀和爱护——徐特立在湖南一师》一文也有相关记录,“12月26日,徐老亲临一师参加建校五十九周年庆祝大会。他在会上讲话,要求师生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会后,徐老漫步校园,留下了与‘徐特立二班’(一七〇班)全体师生的合影的珍贵照片。”显然,此次徐老回湘,应该是专程为参加一师五十九周年校庆而来,之后顺道到长师看看。而且,《徐特立年谱(1959-1968)》中显示的是徐老和谢老同行,《徐特立在周南》一文也可旁证,“1962年,徐特立已是八十五岁高龄,他又一次重返周南。老革命家谢觉哉同志也来了。全校师生再一次聆听了徐特立的教导,受到莫大的鼓舞。”而且,当时的教师刘德信(现已退休)在回忆文章中也有多次见到徐老、谢老回校视察的描述。

 

第八次:1963年5月17日,只是致信和题词,未回长沙师范

      在《徐特立同志的光辉一生》等文章中显示,1963年6月1日,长沙师范举行五十周年校庆。徐老针对学校培养幼儿教师的特点,5月17日,欣然亲笔写了两幅题词寄来。一幅题词是:“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以雷锋事迹作榜样,为培养又红又专的幼儿教育工作者而奋斗。”另一幅题词是:“认真搞好幼儿教育是共产主义事业中最光荣的任务。”徐老还给学校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幼儿教育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幼儿本性是很纯洁的,而他的习惯好坏是在成长过程中所接触的环境逐渐模仿形成……幼儿教育是教好后一代的基础的基础,它关系到进入青少年时期德育、智育、体育的健康发展……做好这个工作,首先是要求搞幼儿教育工作的同志自身要有高尚的产主义道德修养,热爱自己的专业,专心致志,钻研业务,对培养先好幼儿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徐老的这些宝贵意见,充分地体现了他对培养后一代是多么关切,他对精神文明建设是多么重视!但由于这一次只是致信和题词,并没有亲自回到长师。其实,1963年徐老是回过长沙的,长师徐特立纪念馆存有一张在凯旋门影楼拍摄的、徐特立1963年元旦与在长沙学生的合影的照片,但此次为什么没有回长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第九次:1964年春,存疑

      据《徐特立年谱(1959-1968)》记载,1964年春,徐特立回湘视察了长沙师范。在湘期间,会见好友周世钊、王季范。不过,此次徐老视察长师,没有找到其它相关资料。在周世钊著的《我们的师表》一书中,建国后只记录了他与徐老两次相处的经历,一次是1956年1月,徐老约他和王季范等人同游岳麓山;一次是1957年1月,他与王季范等陪同徐老、徐乾视察湖南一师,并留有当时的合影。除此之外,没有1964年春徐老和他会见的记载(与徐老会面这样重要的历史时刻,周世钊肯定印象深刻)。《徐特立与周世钊的师生情谊》[1]等研究文章中也没有相关资料。从史实来看,1964年春徐老是否回湘,是否视察了长沙师范,此处存疑,有待进一步考证。

 

第十次:1965年2月2日,确证

      徐老1965年回长师,留有合影为证。合影上标有“1965年2月2日,徐老来校视察工作与部分留校教师合影”字样。当天还到了学校附属幼儿园,并与幼儿园小朋友合影,合影上写着“徐老来校视察工作与寒假留校同学及儿童乐园小朋友合影”字样。《湖南教育大事记》也有“1965年3月,徐特立在长沙接见湖南幼师学生”的记载,事实正确,不过时间应该是2月。

 

第十一次:1966年3月2日,确证

       1966年的3月2日,徐老已是89岁高龄,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回长师视察,由于时间较近,《徐特立同志的光辉一生》等文章记录较为详细。“当天,他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在校区的林荫道上,和跟随在身边的师生亲切交谈,笑眯眯地接过乒乓球拍同学生对垒。周围数百双眼睛都钦羡地盯着这位可敬的老人,情不自禁地为他的健康长寿鼓起掌来。徐老给学校留下一份珍贵的纪念,亲自挖土浇水施肥,种下了四棵蜜桔树。高龄的老人虽然累得满头大汗,但瞧瞧茁壮的树苗,瞧瞧学生们充满青春活力的笑脸,他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么满足……”这个也有多幅合影为证,其中一张合影上标有“1966年的3月2日,徐老来校植树与部分师生职工合影”字样。

      综上所述,除去存疑的1957年1月、1964年春,建国后徐老回长师能确定的次数是八次,时间分别为1953年6月19日、1955年5月、1956年6月、1958年11-12月间、1960年2月11日、1962年12月4日、1965年2月2日、1966年3月2日,若加上长师校史馆中所列的“1963年5月17日徐老以致信和题词方式视察学校”,可以说是九次。


(作者:屈晓军)